楠风过境

偏激又执着的少女

《捡回来的男人》

第四章

 

冷眼旁观了半天,秦池终于开口问道,“苏存,这是你说的男朋友?……”

 

苏存愣了一下,心想这下完了。下意识的往那人的方向看过去,结果对方却面色平静一派坦然的模样。

 

每一个渣渣前任都喜欢在现任的面前炫耀他们的过往,仿佛嘲笑对方捡了多烂的一个破鞋似的。秦池也不例外,立刻的就笑靥如花起来,热情的打着招呼道,“啊,你好,我是苏存之前的爱人……我们家苏存有些小脾气还特别爱撒娇,请你一定要包容他啊。”

 

苏存暗地里把秦池骂了几百遍,心道谁TM是你家的?!不要脸。但是在穆逢面前毕竟还是要维护一下形象的,怎么说也不能爆粗口。

 

穆逢闻言依旧是淡淡的瞟了他一眼,而后将视线放在苏存身上,只说那一句话,“我饿了。”只不过,这次的语气和咬字都要重了许多。

 

秦池闻言立马热情的道,“饿了?……那我请大家出去吃顿饭吧,毕竟我和苏存这么熟了。”

 

“熟你大爷……你给老子麻利的滚!”忍了又忍,苏存在额角那根青筋断裂之前终于爆发了出来,直接一脚就踹了过去,“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啊秦池,你还要脸吗!我说过烦你了,你没听见吗!”

 

见他认真了起来,就连脸色都变了之后。秦池也不再笑了,更没躲他那一脚,只收起刚才那副装模作样的态度,道,“苏存,求你别这样行不行……我可以走,但你能不能不要躲我?你到底怎么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苏存冷笑一声,索性摊开了来说亮话,“是,我以前不是这样的,你还指望我能怎么样,现在你来找我,我还很高兴贴过去是吗?……秦池,我自认为我只是一个很普通很平凡的人……但我求的也不多,只不过想找一个相爱的人平淡的过一辈子而已,那个人不会在乎世俗的眼光,更不会一脚踹了我再跑去结婚,你能做到吗?和我在一起,抛弃你现在的身份地位和家庭……只要你说能,我立马就跟你走。”

 

秦池的身形顿了顿,嘴唇动了动,最终只道了句,“你果然还在生气对不对。”

 

苏存真心觉得好笑,“我为什么不生气?……你真可笑,因为你我有家不能回,因为你我要在外面漂泊流浪还受人非议,你知不知道刚来这里的那一个月我是怎么度过的?你倒是轻巧,一句对不起,便轻轻松松的跑去结婚升职……而我呢?我抛下所有的一切和你跑出来,就换来你的一句对不起?……秦池,你真自私。”

 

秦池的面色有些阴晴不定,他缓了缓,而后指着穆逢开口问道,“那这家伙呢?……他能给你想要的吗?……是,我自私,但我想赎罪,我现在想帮助你,让你过的好一点。他能带给你什么?苏存,你都多大了,能不能不要那么幼稚的抱着爱情当饭吃。”

 

即使被这么直截了当的讽刺,穆逢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似的,只有那双猩红的眼眸漫不经心的转动着,最终汇聚在秦池的脸上,冰冷如刀。

 

苏存冷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他,抬起腿就走。

 

穆逢这回总算有了动作,将那袋子提在一只手里,另一只手毫不犹豫的扯住了苏存。

 

那两人皆是一愣。穆逢轻轻的抬起眼,那一双赤瞳与秦池属于普通人类的漆黑眼眸对上,眼里如结了寒冰,散发出骇人的冷意。

 

他全身弥漫出一股强烈的冷意,苏存甚至能清楚的感受到,那张英俊的侧脸在夜晚路灯的照射下渗出一半的阴影,看起来冷漠而又陌生。住在一起的一个月里,穆逢一直都是那副懒懒的模样,安静不爱说话,喜欢一个人坐着,很乖,很听话。

 

这样的穆逢让他感觉很怪异很陌生,他能看见那人一双猩红的眼眸里像是在慢慢的变化一样,如同属于兽类的竖瞳,那微冷的光也无比的骇人。穆逢握着他手臂的力度很大甚至让他有些轻微的疼痛感,穆逢只盯着秦池,紧抿着唇,沉默不语。

 

不知是被镇住了还是怎么,秦池也愣了一会,面前这人的一双赤眸实在太过诡异,望久了像是无底的深渊般能将人的灵魂都吞噬,他的喉间滚动了一下。他一直以来都扯高气扬惯了,如今自然是不肯示弱的回望过去,道,“你什么意思?……”

 

“离他远点。”

 

穆逢的嗓音依旧很低,就像旧时代的打点唱片一般,泛着冰冷金属感的磁性沙哑。惯例如此意简言骇的四个字,说的淡然却带着隐隐的压制意味。

 

“你以为他多喜欢你?……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穆逢倒还没开口,站在一旁苏存却听不下去了,他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护短。现在自然要帮着穆逢,他狠狠地瞪了秦池一眼,直接伸手勾着穆逢的脖子,没头没脑的就亲了上去。

 

虽然只是嘴唇碰了一下,但这种公然秀恩爱的行为却也成功的让面前那人脸色彻底的沉了下来,苏存挑衅的看过去,叫嚣道,“我当然喜欢他,你算哪根葱?……早就说过你那根金针菇和你烂到家的技术满足不了我了……他比你好一百倍一万倍好吗!”

 

被这样拂了面子,秦池的脸青了又白,白了又青,面部几乎都扭曲了,最终只在离开之前咬牙切齿的留下一句,“苏存,你够狠……行,我玩不过你。”

 

苏存朝他的背影不屑的比了一个中指,“死人渣。”

 

人渣是走了,只是留下的这两位又开始别扭的尴尬起来了,苏存一望向穆逢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块脸就想起自己刚才轻薄了人家的事情,一瞬间又是紧张又是脸红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前者还在纠结,后者倒没什么感觉,只继续提了袋子,拉着苏存往家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两人都是无言。苏存低着头,脸上都快腾出热气了,偶尔悄悄挣扎一下,想松开穆逢的手,却被那人毫不留情的更握紧了些。

 

于是,苏存的头埋得更低了,脸上已经可以烹出金灿灿的鸡蛋了。

 

回到家里后,苏存立刻逃也似的窜进厨房里,开始以煮饭做菜为借口躲避那人。

 

穆逢倒是坦然,只把袋子里的东西都放进冰箱后,就很自然的走进了厨房。苏存正在手忙脚乱的系着围裙,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已经从后面拦腰将手穿过来,他有些愣愣的扭头看着那细长好看的手指帮他捋好绳子,拉到背后系成一个结。

 

穆逢比他高,嘴唇似有若无的碰触着他敏感的耳垂,惹得他一阵轻微的颤抖。

 

系好之后,穆逢把他转过来,定定的盯着他的双眼,苏存有些难堪,只下意识的低下头,细密纤长的睫毛如蝴蝶在空气里害羞的飞颤着。

 

穆逢盯了他一会,最终伸手抬起他的下巴,慢慢俯身亲了上去。

 

意识到自己眼前的是对方高挺的鼻梁和猩红的瞳孔之后,苏存瞪大了眼睛,双腿都开始发软起来。

 

——TBC——

 

 

评论
热度(5)

© 楠风过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