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风过境

偏激又执着的少女

《捡回来的男人》

话说这就是一篇没啥虐比较温馨比较平淡的文而已,因为刚写完个坑,可能会缓更尽量一天一更。

 

第二章

 

苏存每天早上都起得很早,七点做好早饭,八点出门上班。

 

他会在走之前帮穆逢做好午饭,放进冰箱里,然后再在出门家把还窝在沙发上成一团的某人提起来,不厌其烦的叮嘱着每天都会重复的那几句话。

 

穆逢坐起来的时候,脑子还有些不太清楚,只是那么愣愣的听着对方说话,额前一缕黑发顽皮的翘起,有些傻气的支棱着,他揉揉后脑,眼睛眨着眨着就要闭上了。

 

苏存索性就把他塞回被子里,自己换了鞋便打算出门了。

 

“我走了!”

 

“咚——”一声捶地的闷响证明他听见了。

 

苏存在心底默默吐槽了一句白眼狼,也不再说话,轻声带上房门,往楼下走去。

 

苏存在公司里也一直是一个很安静的存在,笑容温和,脾气也很好,虽然不太合群但至少也没有人会说讨厌他。他所在的办公位置就在经理办公室的外面,随时随地都能听候差遣。

 

“小苏,端两杯咖啡进来。”

 

“啊,是。”苏存应了一声,放下手里的文件,站起身就往茶水室走去。

 

端着盛着两杯速溶咖啡的盘子,苏存轻敲了敲门,得到许可后才打开门走了进去,他秉着速战速决的念头,快步将盘子放在办公桌上,低着头就打算离开,他桌上那份文件还没有赶出来呢。

 

“苏存?……”讶异中带着些许惊喜的声音在上方响起,随即手臂便被人紧紧地握住了。

 

他一愣,抬头望过去,脸色瞬间就苍白了下来,紧张的咬了唇下意识的就想挣脱开来。

 

那个男人,是秦池。他的前任。

 

经理是个有眼色的人,立刻就见风使舵的打着哈哈道,“原来你们认识啊,那好,我们可以一起来谈嘛。”

 

苏存挣了挣,发现那人完全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只求救般的望向经理道,“经理,我外面的工作还没有完成……我先出去了。”

 

秦池垂眼盯着他,最终还是松开了手,见到那人像兔子一样立刻就逃了出去,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头压低着几乎要埋进那堆文件里。

 

他咳了两声,道,“王经理,我觉得这个合作我们或许可以再谈一谈。”

 

“那当然,那当然。”男人立马紧接着答道,露出了一个笑容。

 

秦池看了他两眼,也微微的笑了。

 

几乎一整个上午都处在一种全线崩溃的状态,苏存脑子里一团浆糊,就连带来的午饭也没有吃,只是那么坐在原位上,盯着自己手里的文件,却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居然又碰见那个人了……当初他们分手之后,他特地换了号码也删了联系方式,将与这人所有的关系全部切断,甚至也辞了工作,搬去了另一个城市。刚开始的日子确实很辛苦,索性在M市他有朋友,在朋友家里借住了一段时间,找了份新工作后生活才慢慢的好起来。

 

可现在……现在却……苏存真的要抓狂了。

 

“苏存……我们能聊聊吗?”

 

他不用抬头也知道是那个家伙来了,他曾经爱他入痴,现在却避他如蛇蝎。

 

“我们没什么好聊的。”他尽量冷静的答道,不让他听出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而后,他听到男人轻轻的叹息,“一年了……我真的很想你。”

 

哈……真好笑。一个已经结了婚的男人却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甚至想站起身狠狠扇他一巴掌,再质问他到底要不要脸。

 

“你别不理我,我们好好谈谈可以吗?”男人沉稳的嗓音听起来很是诚恳。

 

他却只想笑,想来想去忽然就想通了。索性直接站起了身,与那人面对面的望着,那双他曾经爱慕到了极点的双眼里依旧盛满了不知真假的深情,他现在却嗤之以鼻,他当初是见了鬼才觉得这人的眼睛又温柔又漂亮的,切,穆逢的才叫真绝色呢。

 

“第一,我不想和你谈。第二,我现在过得很好,求你别来烦我。”

 

秦池笑了,道,“你还和以前一样,对于不喜欢的人都是这种态度。”

 

苏存也笑了,很无奈的笑,“你都知道我讨厌你,还来这找虐?”

 

“我和他们不一样。”秦池盯着他的眼睛,认真的道。

 

苏存被他的非人类的自信噎住了,过了好一会,才道,“你脸皮真的挺厚的,说句难听的,你真是无耻到了极点。”

 

秦池的脸色也有一瞬间的难看,只道,“苏存,你信我,我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

 

苏存故作恍然大悟的道,“哦,对了,我忘了……你确实不一样了,你已经结婚了嘛,恭喜啊。”

 

这次他的脸色是真的沉了下来,咬着牙道,“苏存!你非要把我们之间弄得这么僵吗?”

 

“你以为你是谁?……你现在是什么意思,和我忏悔吗?你以为我还会像以前那样被你骗得团团转吗?别太自以为是了,我真的不想见到你,一点都不想。”

 

说完后,苏存看了他一眼笑笑,转身就打算走。

 

“……苏存!”秦池发了火,伸手紧紧的捏住了他的手臂,往回一扯,发狠似的将他抵在了墙壁上。

 

“……你到底想怎么样?”男人的声音里有着压抑不住的怒火。

 

“这句话该我问你才对吧?你真是好笑,以为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非你不可是吧,我已经有了男友了,他现在和我住在一起,他比你好了不止一点点,长得又帅又多金还很温柔,最重要的是,某些方面比你那根金针菇好到了不知哪去。”

 

苏存嗤笑着,狠戳他的痛点,毫不意外的看见面前男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当他最后一句说完时,秦池的情绪几乎达到了一个临界点,面色难看的可怕。

 

“……你和他做了?”任何一个男人被质疑那方面的能力几乎都会无法忍受,秦池也不例外,不过他更关注的是苏存居然和别人在一起了。

 

“当然。”苏存微微的笑着,“……你要看吗?比起你不知好了多少倍。”

 

虽然嘴上不饶人,但苏存的心底也在发抖,穆逢啊穆逢,我对不起你,反正你也不知道……我真的是无奈之举啊。

 

远在家里的穆逢忽然打了好几个喷嚏,他揉了揉发红的鼻尖,抱着原本是苏存日夜枕着却被他拼死拼活抢过来的枕头,撒着拖鞋去厨房开冰箱找吃的。而抢枕头的原因只是因为他觉得上面有苏存的味道,很舒服而已。当然,他也绝对不会把这种话说出口。

 

苏存扶着额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抱歉。”

 

说罢便径直推开这人,往外走去。全然不顾身后那人的脸色难看的如同吞了只苍蝇。

 

——TBC——

 

 

评论
热度(7)

© 楠风过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