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风过境

偏激又执着的少女

【写在前面】

不好意思啊,菇凉们,上次脑子抽了,应该是第四章我打成第三章了。

哈哈,米娜见谅啊。

 

第五章

 

醒来之后,楚江云整个人都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头大抵没有那么疼了,体温也降了下来,关于之前的记忆就像被烧坏的卡带一样断断续续的,但是那大体模糊的印象还是让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惨白。

 

他记得最后无论自己怎么哭着求饶,那尾人鱼还是不肯放过他,甜腻的吐息如最致命的毒药缠绕在他的耳边,时时刻刻都在诱惑着自己与他一起沉沦。

 

恍惚的视线里,只能隐隐的见着那人狭长的眉眼,白皙如琉璃的肌肤,黑发湿漉漉的披散而下,精致的面孔姣好如同女子。他发了怔,竟有那么一瞬间看的呆住了,人鱼抓住了他的这个表情,故意俯下身子,猫一般柔顺的蹭着他的脖颈,眉梢眼角里也带上了格外惑人的媚意,圆润如贝的指尖慢慢的在他的胸前磨蹭着,嗓音依旧那么清邪妖娆,“你不是想娶妻吗……”

 

“你看我漂亮吗?……”诱惑的吐息与笑意。

 

他几乎中了人鱼的魔怔,只愣愣的看着,而后才轻轻的应了一声,“嗯……”

 

人鱼的笑容再次绽放开来,减缓盛开如三月最为妖柔的桃花,那台上放了一朵楚江云无意间养着的一株玫瑰,正处在半盛半枯的状态里。HIIRO伸出手,指甲轻掐了些花液下来,慢悠悠的点他的眼角边,白的肌肤,艳的点缀。在这氤氲的雾气里却恍若一点久已存在殷红朱砂痣。

 

“那你娶我好不好?……没有别人,只有我好不好?”

 

温热的水流自两人头顶而下,流过楚江云的脸颊,如同沉默安静的泪水。楚江云只那么睁着眼,愣愣的看着对方。HIIRO叹了口气,俯身再次吻了上去,自然也堵住了他那句差点就脱口而出的“好”。

 

楚江云呆呆的在床上坐了一会,这才想起穿衣下床。忍住了浑身酸痛的感觉,楚江云扶着楼梯步履缓慢的往楼下走去,他望了一眼客厅的大钟,六点半。这时候兴许温可还没起,客厅里也空荡荡的。他往厨房走去,想做点早饭垫垫肚子,而他也懒得去想那只人鱼大早上跑到哪去了。

 

进了厨房后,楚江云有些意外的看着HIIRO系着围裙在热粥。那长长的黑发简单的束在脑后,结实白皙的背肌上还残留着些许红色的抓痕,楚江云想了想,脸色又一次惨白了起来。

 

“看什么?……”不知何时,HIIRO已经转过了身,正有趣的盯着他微笑。

 

楚江云下意识的回望了过去,脑中迅速思考了一下,然后认真的道,“我觉得你作为一只从来不穿衣服的人鱼,完全没有系围裙的必要。”

 

“……”HIIRO第一次有了无言以对的感觉。

 

早餐桌上,两个人都很有默契的保持了沉默,对于昨晚的事都缄口不言。HIIRO有些惊讶他居然没有勃然大怒,楚江云也很惊讶对方居然没有一如既往的废话不停。这种安静在这个露水未干的清晨显得有些诡异。

 

“咳……你什么时候回去?”最终,还是HIIRO首先打破了沉默,他坚信,如果自己不先开口,对面那个家伙可以一辈子都不和他说话。

 

“我一会就走,上午还有会要开。你也去把你弟弟叫醒……然后,你们再从我家走。”

 

“哦。”

 

HIIRO应了一声,低头默默的喝粥。他那碗粥味道很淡,再怎么说HIIRO也是人鱼,毕竟与人类还是有不同之处的,纵使已经努力适应了这么久,他的味觉还是无法接受太多的味道,温度也要适宜才行。可怜HIIRO对着书本做了那么多美味的食物,全部都落到了温可的肚子里,他还真的从来都没有认真的尝过自己的手艺。

 

楚江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整了整材料就准备出门了。楚江云一贯都是白衬衫和黑色休闲裤的打扮,好在他腿长皮肤也白,整个人能架起衣服来,所以这样普普通通的穿衣风格却也意外的清爽好看。

 

在他将要出门的那一瞬,HIIRO忽然在后面叫住了他,于是他回头。两人都沉默着望向对方,呼吸平稳柔和,在这个微凉的清晨里。外头有隐约的阳光照了进来,在他的脸上形成了一圈潋滟的光波,他莫名的有些慌张,自己的心跳声却格外的清晰,砰砰如战鸣般响彻胸骨。HIIRO定定的看着他,猩红的眸也如深渊中未烬的火光,那里面藏了太多隐忍深厚的情愫,他明明可以清楚的看见,但他却从不愿去相信。

 

HIIRO和言离不一样。言离天真单纯,所有的想法几乎都写在脸上,楚江云见过言离看着陆沉时候的神情,那么真诚,那么纯粹。他能为陆沉献出自己的所有,乃至于生命。他的那双眼睛如同最深邃的大海,干净温柔,而那汪蓝水只为了陆沉一个人,仿佛是只为他而开辟的另一片海洋。HIIRO确实没有言离那么纯净,他的心思深且重,可人鱼的本性依旧还在那里,认定了一个人的话就绝对不会放手。粉身碎骨也好,化为灰烬也好,这刻入骨髓的眷恋是无法磨灭而去的。

 

“喂,我昨晚说的话……你听见没有?”

 

楚江云的心里如同一团乱麻,“什么话?……”

 

HIIRO沉默了一会,道,“没什么。”

 

“哦,那我走了。”楚江云转过身,慌忙的往门外走去。

 

“我喜欢你。”

 

这声音并不大,可在这宁静的清晨却格外明朗,楚江云听得清清楚楚的。

 

“怎么办?……我喜欢你啊,我该怎么办?……你要我怎么办?”

 

那种绝望又慌乱的语气绝不可能从HIIRO的口中发出,楚江云怀疑自己真的是听错了,无论在什么时候,这家伙绝对不可能这么悲恸落寞。

 

“楚江云你说啊!我该怎么办……你说啊,你告诉我啊,我该怎么办啊……”

 

“为什么就是你啊……明明你根本就不会在意我,一点都不会。可我没办法啊楚江云。”

 

HIIRO茫然的坐在那里,眼眶似要撕裂开来。他失魂落魄的盯住楚江云的背影,整个人像是在一瞬间脱去了所有的伪装,全然颓废了下来。楚江云微闭了闭眼,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转身慢慢的走了回来。

 

他站在HIIRO面前,只迟疑了片刻后,伸手抚上对方发红的眼角。这样的神情他或许会一直都记着,那些落寞,悲凉,痛苦与哀伤。都是为了他而展现出来的另一面,一直被HIIRO所深深埋藏的最广阔也是最灰暗的那一面。

 

楚江云轻叹口气,“我知道。我都听见了。”

 

“你昨晚不是问了我一个问题吗?”

 

“我现在要告诉你我的答案了。”

 

“你嫁给我吧……我娶你。”

 

在HIIRO垂眸的震惊眼神里,楚江云抱住他的后颈,缓慢又认真的吻了上去。

 

先流出眼泪的却是楚江云。他闭着眼,泪水从细长的眼角溢出,他的心里此刻却是出奇的平静,他想到了以往那些从未想过的事情。不过一瞬间,他只觉得自己像是看开了许多,也看懂了自己许多。或许在这二十七年的生命里,他一直忙忙碌碌,不知所终,那些所谓的快乐与追求,竟比不上这清浅的一吻。

 

又像是理所当然,又像是他自己也早在心底期待了许久一般。这吻如此自然又幸福,温暖的让他的眼泪也无法止住。他觉得,自己像是能理解陆沉那时的感受了,这是他的海洋,是HIIRO用他所有的深情与爱意所赠与他的最温柔的那汪海洋。

 

他依旧闭着眼睛,但他能感受到HIIRO的舌尖转移到他的眼角,舔净了他的泪痕,又再次移回嘴唇。这么柔和与依恋的亲吻着。他只伸手更用力的抱紧了对方,甚至感受到了那人身体的轻微颤抖。我知道,你所想的一切,我都知道。

 

“我喜欢你。”

 

楚江云一字一顿的道。

 

人生在世,能有什么?……而他至今才明白自己所求的,那个藏于他内心深处的自我。

 

不过是,你与我。

 

——TBC——

 

楼主怎么把自己虐哭惹……明明一点都不虐啊,呜呜,让我去哭一会。

评论(4)
热度(8)

© 楠风过境 | Powered by LOFTER